8.0

2022-08-30发布:

爆红影视背后,《长津湖》是情怀,《鱿鱼游戏》写残酷

精彩内容:

最近爆紅的影視,一部是成爲戰爭題材電影票房冠軍的主旋律題材《長津湖》,一部是在全球掀起熱潮的韓劇《鱿魚遊戲》。但爆紅刷屏之後,更多的是引人深省的思考。

《長津湖》被追捧背後

作爲一部主旋律題材的電影,《長津湖》在國慶檔的表現可謂是非常出色。這一場在抗美援朝戰爭中關鍵而殘酷的戰役,用灑淚的網友的評論來說:“長津湖會告訴你,我們爲什麽要打這場戰爭;會告訴你,我們的先輩爲了我們,付出了什麽!”

不只是故事和人物塑造的優秀,在生動還原戰鬥場面的同時,更增加了感情和精神的共鳴渲染——一家叁代人同看《長津湖》,都會有不同的觸動和情感震撼。

“正能量題材,也可以有市場!”這一命題被證明,更是在另一種程度上體現在近年來國家發展崛起中,中國人更有民族自信,《長津湖》的慘烈和無畏精神則是共鳴了國人保家衛國的熱血。

但即使如此,也有人發出不和諧的聲音。

一是如某些網絡大V等公知,或者一些無知愚昧的人,公然發表侮辱革命先烈的言論,以彰顯自己的與衆不同。對于這種厚顔無恥毫無底線者,共青團中央引用長津湖電影中台詞怒斥:“這場仗如果我們不打就是我們的下一代要打”,有些人卻能一邊享受前人披荊斬棘帶來的幸福,一邊卻昧著良心汙蔑先烈。

所以,網絡大V的翻車,是他爲自己的言行付出了代價。

二是電影爆紅後的逼捐。由于《長津湖》的票房大熱,一波“逼捐”言論悄然蔓延:“湯姆漢克斯,把《拯救大兵瑞恩》片酬捐給了二戰老兵,史泰龍把《第一滴血》的片酬捐給了越戰老兵,呼籲吳京捐出《長津湖》片酬”。

且不說引用的美國案例是否真實,如此道德綁架很明顯地別有用心,由于吳京在出演《戰狼》系列後,又接演了《流浪地球》《攀登者》《金剛川》等多部主旋律電影,塑造的都是愛國硬漢等傳統正面形象,于是他在明星身份之外還承載著別樣的民族情緒。

那麽“逼捐”的人這麽針對吳京做什麽?讓無良明星賺錢,讓愛國明星迫捐?讓主旋律電影做賠本生意,讓投資者望而止步?

叁是在《長津湖》爆紅後,台灣綠營前高官開始了無知誹謗,他用“吃檸檬”的語氣秀起了自己的智商下限:“現在大陸缺電限電……電動不能打,整形不能弄,頭發不能燙,只能到電影院,不是看007,看什麽,看長津湖。”“大陸只剩下這樣的電影來‘大內宣’”

不過對于他的可笑發言,機智的網友們已經能熟練地運用梗進行回應,“我們用愛發電”“我們舉著蠟燭看電影”“不看規定的電影會領不到茶葉蛋和方便面啦!”還有眼尖的網友有心地指出了長津湖中的“彩蛋”。

一部《長津湖》的爆紅,爲什麽能夠引起這些反應?說明有些人或者說某些勢力,酸了!怕了!

《鱿魚遊戲》遭點名

成爲全球爆點的《鱿魚遊戲》也是出現了兩極分化。

受關注的原因同樣是因爲劇情展現的生活焦慮引起了人們的共情,這部反映韓國社會深層次的現實問題的短劇中,表現了人們對房價飙升、對工作短缺的擔憂,對貧富懸殊的痛恨,對自己生活生存的惶恐,對金錢孤注一擲的渴求。

這樣的社會不平等,不只出現在韓國,也出現在北美和歐洲,低收入低教育者沉淪痛苦,經濟巨頭坐擁巨額利潤,這樣極端的社會矛盾現實中,人人都渴望一夜暴富,所以人們在鱿魚遊戲中找到了情感宣泄和自身困境的投影。

然而諷刺的是,憑著觀衆因貧富差距共情而産生的擁趸,奈飛公司在《鱿魚遊戲》獲得了巨大經濟成功。

在爆紅的另一方面,已經有多國對《鱿魚遊戲》發起點名警告。

劇中一群因犯罪、貪婪、頹唐、賭博等個人原因聚集起的邊緣人,通過直戳人性暗處的爆點、血腥的畫面,給人留下了深刻印象,但隨著《鱿魚遊戲》在全球的熱播,學生們開始了盲目模仿。

近日,美國學生通過短視頻平台發起了“打老師耳光”挑戰,而《鱿魚遊戲》的傳播,同樣讓校園裏掀起了對玩遊戲輸了的同學的“懲罰”模仿。

想一想那些在槍支自由、暴力多發的國度,這樣追捧的熱度會帶來什麽樣的可怕後果?(易之)